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無人守護

2009/10/17 03:26
換了一個很喜歡的秋景,半透明的效果很贊但導致圖也一起半透明了囧
在有新作品前,先使用這個吧~

覺得今天自己很強,心裡總好像有事情,怎麼也睡不著。胡思亂想中又想了很多,例如自己如果真的被“背叛”了会怎样等等,很傻的一些想法,只是我知道如果我沒有一些心理準備,也許生活中偶然爆發的事情一定會讓我承受不了。
生活過得太安逸,總會缺少一點堅強。

那天看了《無人守護》,據說是衝擊奧斯卡的電影,雖然題材是很不錯,但我認為日本人對於人內心情感的描寫并不是大部份人能夠讀懂的。

無人守護,只能靠自己。
然而現實生活中又有多少人能做到呢,我覺得《櫻狩》里有一段話我很贊成“人都是自私的,所以怎麼可能會捨弃愛自己而去愛別人呢?所以愛情是不存在的。”
小說漫畫電影中,那中無盡的信任著另一個人,這樣的事情,至少在我的世界里是不存在的吧。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其實有點囧

2009/10/15 22:19
現在看回去,以前畫的由夜實在是“臟”死了,孩子你真是又臟又呆的……囧
寫的歷程其實也有些古怪的地方……果然畫圖也好寫文也好,都是和人生經歷有關的么?

努力把由夜補完,再補川吧……

历程(一)

2009/10/15 18:26
姓名:由夜
星宿:地進星
性別:男
職位:雇傭兵、弓箭手
紋章:疾風之紋章 獵人之紋章
武器類型:L
戰爭能力:個人戰 後排 攻103 防83
集團戰:攻+2,防+1
yuuya


太陽曆437年,在赤月帝國國土的某個邊際,還存在戰亂時代中的某些小村鎮,也許就是因為戰爭的殘酷,才使這裏人們能更加的互助,這也才使得我生活的村莊可以得到比外界更多一些的平靜。
我還記得我出生的那個房間的窗戶可以看到一個風車塔,隨著清風它總是不停的轉動著。那個風車塔的新主人是個和藹的大叔,他有一個小牧場,每天清晨他總是駕車運來一車又一車的麥子拿到風車塔脫皮。當春天的和風吹起的時候,他的風車塔里面總會隨風飄出稻穀皮,金黃色稻穀皮就這樣隨風飄向蔚藍的空中。
因為離城市比較遠,村裏的孩子們買不起城市孩子的玩物,就經常會拿木棍或者石子當玩具,而當我用著父親做的彈弓準確打中那位和藹的牧場大叔的窗戶時,他只是無奈的笑著,隨手撥了撥他那頭黃褐色的短髮,然後用奇妙的力量將窗戶迅速的修補好,我非常好奇的看著大叔“變魔術”,他會笑笑的對我講一個看似非常古老的故事:
“令風吹拂之力,令波浪翻湧之力,令植物生長之力,令動物繁殖之力;撫育生命之力,賜予死亡之力,這些力的象徵與其根源,就是“紋章”……”
年幼的我不懂這些,聽著聽著便趴在桌子上睡著,然後由牧場大叔背我回家。後來我會每次故意射壞一些東西,就讓牧場大叔去修補,再聽他講那個悠遠的故事。
也許有什麼地方具有天賦也並不是好事吧,因為玩彈弓百發百中,在我9歲的某天傍晚,母親對我說已經決定送我到領主的軍隊裏。我也不明白為什麼母親突然決然要這樣做,帶我走的那位和藹的牧場大叔只是笑著對我伸出手。
回頭看著家鄉逐漸模糊,再也看不清的家人的臉,還有黃昏映著風車塔緩緩旋轉的樣子……

之後我再也沒有聽說過我有回家的機會,軍隊的訓練課程非常嚴格,不但要學習戰術知識還要學習戰略知識。每天清晨起來跑步操練,然後拍成一排拉弓搭箭,瞄準每個人面前的目標。在教官的一聲命令下所有的箭按照順序發射出去,發出的聲音似乎風一樣切列著空氣。那一瞬間,我總會想起故鄉的風,即使怨恨自己的家人不由分說將我送來這裏,但漸漸留長的色長髮,似乎出賣了我對家鄉的執著,那是最後對母親的深刻記憶——出發的那天黃昏,柔和的陽光透進窗戶的感覺,依稀的記得母親那頭烏的長髮垂在我的臉上,擁抱著我對我說話,當時我透過窗戶看著風車塔,看著那曾經以為那會是永遠屬於我的景色。
訓練的場所裏沒有風車塔,也沒有家鄉常見的杉樹,城的四周都被水包圍著,夜晚聽著細水靜靜流過的聲音,就這樣過了好幾年……

“由夜,你的弓又沒好好打理了,弓的繃帶是要經常更換才行啊……”
要不是這位“牧場大叔”經常喊著我的名字,可能我會連自己名字也忘記了,軍隊的訓練總會讓人麻木的,因此我總覺得甚至忘記自己以前常被母親呼喚過的名字。
我看著這位當初裝著和藹的“牧場大叔”,半天吐出一句:
“瑞克軍團長……我明白了。”
然後他一副像是做錯了什麼事的樣子對著我苦笑,我一言不發的整理起自己的箭。
“你對軍團長怎麼那樣的態度啊。”
在軍隊裏和我唯一年紀相仿的少年貝魯聳了聳我的肩。而我卻是埋頭繼續做自己的事。
實際上我對他並沒太大的怨恨,大概只是因為這位一直看似和藹的“牧場大叔”突然變成了赤月帝國第五軍團的弓箭兵軍團長,而在我訓練了幾個歲月後直接分在了他的旗下,讓我一直找不到應該用什麼態度去面對他。而他每次看到我都會像以前那樣微笑,卻欲言又止的模樣。
但其實已經過去了那麼久,加上長期的訓練辛苦,已經不容得我去想太多。
如此這般,出現在帝國並擔任軍團長的瑞克有著各種各樣的傳聞,聽說他曾是以前槍兵隊的一員,參加過許多戰役,而在某次討伐戰役中遇上了惡戰,幾乎全軍覆沒,他就從此失蹤了,如今回到軍隊接受戰功並當上了軍團長。但也有人說那時戰役的失敗,原因是因為他與當時的軍團長產生衝突,並害軍團長死亡而令全軍失去正確的指揮導致……
然而面對我的冷漠相向,瑞克軍團長卻終是那樣的笑著,時常跑來參與我們的訓練,對著我一副言是這說:
“由夜,我覺得藍色的衣服比較適合你……”
“頭髮多用鋦油的話,會更有光澤。”
還會在軍營休息的晚上擅自跑到我旁邊和貝魯搭肩喝酒哈哈大笑。
在無奈中我會暗暗的想……說不定他認為自己有必要負起責任代替我家人的角色……不過,對我來說其實他根本沒有那樣做的必要。當然我已經不需要像以前那樣聽他講紋章的故事,入軍的第一課,已經讓我瞭解這個世界是由五行紋章所構造,由紋章碎片繁榮我們的生活。
瑞克軍團長並不宿以有助於戰鬥力的紋章,但看似對紋章都非常有研究,即便如此,他在操兵示範上的優越表現是不得不讓我真心敬佩的。不過那又怎樣呢?除了在平時煩悶的聽著他的嘮叨外,對於箭術上的事他幾乎什麼也不對我說,自然我也不會主動向他要求些什麼。
他看著我用射出的箭將他之前牢牢射中在十環正中間的箭劈成兩半,溫和的笑著,把手伸進衣袋裏緊緊握著某樣東西。

太陽曆453年,赤月帝國皇帝一天比一天施與暴政,所謂賢君在繁榮過後便會逐漸改變,或者就是如此。名為奧泰薩•希爾巴巴格的紅發女子建立解放軍,從那時起赤月帝國軍團便接到連續不斷的戰役,後來奧泰薩•希爾巴巴格死去,繼承她的是一名紅衣少年。
而帝國的戰事似乎是一天比一天失利,解放軍的力量逐日壯大,帝國所屬的許多重要都市也已經被他們攻陷,受傷的士兵一天天從別的城市被送往皇度接受治療,面對這樣的局勢,還能安然無恙的大概只有留在皇城裏的士兵。軍團長要我們做好隨時為保衛皇城而犧牲自己的準備,但又有幾個人會真的這麼想呢。
“聽說對方的首領是一個會吸取人類靈魂的妖怪。”
一旁的貝魯吞了吞口水,然後對我說道。
“那樣說的話,現在到處收取重稅的皇帝殿下,不是更像吸人血的妖怪嗎?”
我若無其事的擦著弓箭,回答貝魯的話。
“……不要忘記我們正是為吸人血的皇帝賣命,和著吸魂的解放軍首領對抗啊……”
貝魯那稍胖的嘴嘟了起來在嘟囔著什麼,這是一個他對於事情不滿時候的表情。我抬起頭看了他一眼,然後便把已經擦亮的箭矢放回了自己的箭袋。
貝魯和我兩個人是唯一倖存的兩名射手了,目睹著同伴一次次的再戰場上被死神吞噬掉靈魂,目睹著在治療所一個個被傷痛奪走生命的戰士,每想到這些我都會感到不安向我襲來,何況是貝魯呢。
戰爭中人們呼喚和期盼著和平的到來,而當和平到來之日又會緬懷著戰爭歲月。但是這些對於那個在斯伽雷迪西亞的戰役中,站立在解放軍前鋒的那位“噬魂”少年又是怎麼樣的呢?他那無比堅定卻又露出些許疑惑的眼神,似乎總想要傳遞給我們一些什麼。我想他也不是真心的發動戰爭的吧,所有人其實也都一樣……正義的勇者也好背負著軍職的軍人也好。

“大家都有重要的東西要去保護。”瑞克軍團長是這麼說的。

“解放軍到達莫拉比亞城堡了,我們走吧。”
我們趕到的時候,莫拉比亞城堡已經處於被攻克的邊緣,戰場上充滿了廝殺聲與血的氣味,煙火將原本清透的蔚藍天空遮掩得完全透不過氣來。我們負責守護城堡的城門,如果解放軍這次攻入城堡,將瓦解帝國的最後一道防線……
我站在城牆上放眼看去,戰場上滿是屍體,偶爾還可以尚未死去痛苦掙扎的士兵,雖然已經曾經歷過幾次小型的戰役,但這樣的場景還是讓我覺得非常不舒服,貝魯更是在一旁嘔吐。
帝國軍衝鋒部隊的最後一道防線終於也被擊潰了,解放軍沖向了我們守護的城牆。雖然知道大勢已去,但是我們還是要進行反擊,因為大家都不願意坐以待斃。隨著箭一隻一隻的放出,一次又一次的瞄準,我在解放軍的人群中看到了一名少年。
所有的箭到他身邊的時候都會繞開,不,應該說是他巧妙的躲過了所有的箭,仿佛有風之精靈在幫助他一樣。少年身上色與白色相配的袍子隨著風擺動,舉起手默念咒文。
“難道是……真風之紋章嗎。”
在我正專心研究著這位奇怪的少年時,瑞克大叔說了這樣的一句話,在他臉上看到了難得的驚恐表情,這是在之前用著長槍連續奪去好幾個人的生命也不曾改變面容的他罕見的表情。我迅速的將他從呆站著的位置中拉過來,因為少年喚起的那陣風差點把他也一同捲進去。
“就算是想犧牲也不要用這種方法……”
他看著我,臉上的表情由驚訝換成了疑惑。
“果然很相似…這次,別死了。”
最後他笑了,拍了拍我的頭,向著那陣風的方向走去,我定定的凝視著他的身影消失的方向,琢磨著那句意味不明的話。
什麼“這次別死”,以前就沒有死過,你這個總是莫名其妙的大叔……

莫拉比亞城最後還是被攻陷了,隨後還傳來六大將軍之一凱西姆將軍加入解放軍的消息,剩餘的戰士們回到皇城後,都顯得既彷徨又恐懼,皇城四周都凝固著沉重的空氣。我無精打采的更換著弓上染血的繃帶,身後傳來貝魯嘟囔的聲音。
“呐,你說瑞克軍團長是不是真的死了……”
“我想不會吧,許多戰士都在這場戰鬥中失散了,後勤部隊不是說,‘正在努力尋找中’嗎。”
“可是……你是看著他跑進那團風裏的……”
“……”“所以,我說他該不會……啊……?由夜?”
我站起來,把正在纏著繃帶的弓一把塞到貝魯的手中。
“幫我保管一下。”
“哎??你要去哪里?”
“回家。”
“什麼????喂喂!”

…………‘如果一個人將要結束自己生命的話,就會回到自己的故鄉,就像是臨終的老人會想回到母親的懷抱裏一樣。’
記得在很久前,我曾看到瑞克大叔這樣一個人自言自語,當時我曾經想過,即使將會要在戰爭中失去生命,或許已經不存在我想回去的故鄉了。
然而最讓我感到可恨的是,我居然仍然記得自己的家鄉還叫做什麼,存在於地圖上的哪個方位。但是對於瑞克大叔來說,那裏真的能被他視為故鄉嗎?也許,那裏只是一個被他挖掘人才的地方之一……但不管怎樣也好,已經不想再這樣失去任何身邊的人了……經過了一連片的枯樹林之後,我終於看到了這個應該被我叫做故鄉的地方。但卻沒有熟悉的稻穀和簡陋的木屋,而是村子的殘骸……難聞的焦土味道。
腳下隨著燒焦的村莊嘎吱作響,村莊裏只剩下一些房屋的骨架,和已經死掉的樹木。走進只剩下房骨房間,一切都是似曾相識,撲鼻而來一股燒焦的惡臭味道。
我用複雜的心情撿起幾乎快被泥土埋沒的彈弓,在仔細打量過後才發現這個彈弓和以前的並不相同,比以前的稍微大一些……看上去像是用合金做的……雖然經歷了好幾年的風吹雨曬,還能隱約看得到上面刻的字

“由夜…11歲……日快樂”

突然感覺到腦與鼻子之間傳出的酸痛,我忍住不讓眼淚從眼眶中流出,但要把這種痛感埋藏到心裏,其實並不是那麼輕鬆簡單的事……
在入軍的第3年,就聽說過國境邊界的幾個小村莊遭到了屠殺,我一直不願意去繼續打聽更詳細的消息——“他們一定還活著,用帝國派發的賞金過著富裕的生活呢!”當時心底裏自私的認為,與其知道家人的死生下落,還不如讓我這樣相信他們好好的活著,然後怨恨他們一輩子……

後門的的小河依然靜靜的流著細水,與荒涼的景色相襯顯得那樣的死寂,曾經連接著兩岸的小橋已經不存在,我快步跨過河流,看著遠處旋轉的風車塔——那裏似乎是唯一沒被摧毀的地方。
“軍團長……”
風車塔里有著唯一休息用的小屋,瑞克大叔依靠在窗臺旁,面對我的呼喚,他沒有表現出任何驚訝或是疑惑,他看著窗外,橘黃色的陽光印在他的身上,隱約可以看到胸前重重的血印……曾看過無數的戰士從戰場上抬進皇都,然後在軍醫營中死去,我很明白那種程度的傷,已是再做任何及時的治療也挽回不了了,我定定的站在原處,鼓起好大勇氣不去在意他的傷口。
“軍團長,我……”
“由夜……”
他開口說話了,但臉仍然向著落日的方向。
“由夜,我並不企求你原諒我,在帶你離開這個村子的不久,我就聽說帝國軍隊把這裏摧毀了,你的家人並沒有倖免被殺害的厄運,我一直沒膽量將事實告訴你……在我提出要把你帶去軍隊的時候,你的母親說希望你過著比現在更幸福的生活。你有著過人的才華,就和當年的他一樣,那位與我出生入死的戰友……我承認自己想從你身上得到贖罪,很久以前,我為了一時的貪戀,從他身上奪走的東西,卻連同他的生命……”
他從衣袋裏掏出了一枚紋章,藍色的紋章球裏透出並不清的光,看上去已經非常破舊。
“這只不過是一枚普通的紋章,他的能力和他取得的地位,一切都是他的努力所達成的,並不是因為紋章的力量……人的妒忌和貪婪是最可怕的,它會奪走許多人重要的東西……”

“雖然這裏不是我的故鄉,不過這裏的風,和故鄉真的很相似啊……”

…………赤月帝國的戰敗是不久後的事,帶領一群的戰士攻入皇城的紅衣少年,卻始終沒出現在托蘭共和國建國宣言的舞臺上,人們對這樣的事議論紛紛。而新任大統帥雷潘特是位通情達理的領袖,他代表托蘭共和國決定,帝國留下的士兵不給予任何處罰,聲明願意留下為這個新國家賣力的便留下,讓一直因為戰爭而無法回家的戰士回自己的故鄉。
人民的歡呼覆蓋著這個嶄新的國度,蓋過城牆外的水流聲。人總有各種各樣的理由去堅持自己的抉擇,但是,只要能找到自己前往的地方,那就是一種幸福吧。

“真的決定去哈魯摩尼亞嗎?我想說,其實你並不用特意……”
“貝魯,我說過了,只是想到處去看看。”
“……”
“……”
“路途非常遠啊,加油……”

到紋章屋宿上那藍色的紋章球,屋裏的紋章師不滿的對我嘮叨了半天 :“這麼舊的紋章了,還堅持不換新的,而且只不過就是一枚加速用的……”我露出了的苦笑,說自己比較戀舊,而且速度什麼的,自己感覺已經比較優秀了。
走出紋章屋的大門,仰望遠處的天空,覺得心裏一陣輕鬆。呼吸著屋外的空氣,深深的伸了一下已經很久沒有伸展的身體。雖然不知道今後屬於我的地方在哪里,或許,這次旅途會有意外的收穫吧。沿路我總會想起年幼時期,在睡夢中輕輕喚起的,那詩歌一般的故事:

“令風吹拂之力,令波浪翻湧之力,令植物生長之力,令動物繁殖之力;撫育生命之力,賜予死亡之力,這些力的象徵與其根源,就是“紋章”……”

實驗的第一篇

2009/10/15 18:13
檢查看看有沒字體大小的問題……雖然看起來還是有= =
 Hom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